校宝在线CEO张以弛:你可以听大家分享很多经验,但是成长还得自己来完成

2018-12-07 19:07:37来源: 校宝在线

一旦谈到教育+科技,大多数人直觉上会想到在教学场景中运用科技,比如用科技帮助老师更好的授课,或者帮助学生在课后更好的做练习题,更好的预习。

 

但校宝在线站在教育组织的角度去看教育服务本身,发觉除了教学之外,还有很多其他环节被教育发现、改变、变革。

 

“所以,我们的思路是想通过一站式的教育服务平台去赋能B端,也就是赋能学校,让学校变得更有能力为C端,也就是学生提供优质的服务。”校宝在线CEO张以弛说。一站式的教学服务平台,平台有两端,一端是海量的学校,另外一端是大量的供应链。这个模式也被阿里巴巴的首席战略官曾鸣曾教授称为S2B的模式。

 

今年,校宝在线开始尝试在DaaS领域发力,利用数据帮助学校更好的改造它的供应链。比如,联合了人保,推出了教育培训领域一个专属的保险,校宝安心保;联合蚂蚁金服推出了更适合学校领域的收费解决方案;在营销层面,也在尝试帮助学校更好的做招生服务。

 

张以弛称,凡是采用SaaS管理系统的学校,大概每三家就有两家是校宝在线的客户。目前校宝在线为6万个教育品牌完成了基础业务的数据化,服务的教育行业从业者超过80万,年经手的交易流水超过300亿元。“所以,从数据上来看,我们是整个细分领域唯一一家有平台化潜力的科技公司。”

 

微信图片_20181203140306.jpg

 

近日校宝在线更换了新Logo,因为他们觉得旧Logo已经跟不上公司的使命和战略变化。

 

过去,校宝在线的使命是“让教育者更轻松”。他们一开始觉得这个使命挺好的,直到发生了一个小插曲,让他们意识到了价值观上的挑战。

 

有一天,有一位销售同事很兴奋地建议产品开发一个新功能。他发现,有同行业者开发了一个非常简单的功能,深受老师欢迎。

 

“我们一直都是行业领跑者,都是友商参考我们,他们怎么跑到前面去了。”张以弛心想。他们很重视这个问题,安排了很多同事去调研,却发现,这个所谓受欢迎的功能,实际上是让学校和老师有能力去管理和删除一些家长负面的反馈。

   

那些老师很喜欢,因为他可以不焦虑了,不用担心再受到家长们不那么好听的评论了。但校宝在线评估下来,觉得这是有问题的,“这是一个掩耳盗铃的功能。”家长也不傻,他的回馈你删除了,他还可以在微信或微博上去发表意见。校宝在线决定放弃这样的功能。

 

“我们的使命不是让教育者更轻松吗?既然是这样的使命,那就应该老师想要什么我们就给什么。”有同事提出来,这个功能是不是短视的,价值观好不好,不应该是校宝在线关心的事。这件事还在公司掀起了一场大讨论,那如果有一个功能,能够让学校和老师更好地忽悠家长交学费,这样的事应不不应该干呢?当然不能。

 

“让学校多赚点钱,让老师更轻松一点,这应该是结果,而不是我们的目的。所以,我们一定要把目的和结果分清楚。”张以弛说,关键还是要通过科技推动整体教育服务质量的进步。所以,校宝在线更改了自己的使命,定为“推动教育服务加速进步”,而新的口号叫“管理学校就用校宝”。

 

对话校宝在线CEO张以弛

 

Q:现在的资本市场看起来并不是很景气,但是今年在线教育领域依然有很多家公司获得了融资。您觉得现在是在线教育市场的春天还是冬天?    

A:首先寒冬确实还是寒冬,不管哪个领域都是一样的。但是,寒冬对于不同的企业影响是不一样的。相信有很多企业跟校宝一样,如果是处在细分领域比较靠前的位置,融资环境、融资机会并不会变差。既然基金成立了,投资总是要投出去的,寒冬只是对于尾部的项目会有一些担心,大家反而会更集中的看头部的项目,不过可能会对估值造成一些影响。投资人可能会说,现在经济不景气,估值是不是降一些,但是融不到资的情况不会发生。

 

Q:校宝之前获得了蚂蚁金服C轮融资,是怎么使用的?

A:我们是在2017年年底以及2018年5月份获得蚂蚁金服的融资,目前正在根据董事会的批复在使用。校宝是一家创业公司,还没有规模化的盈利,在产品方面,如果单独的核算有一些盈利,但是公司整体还没有盈利,还在加大投入过程中。我们服务了6万家的教育品牌,按照教育部最新的统计数据,我们覆盖了市场15%左右的份额,也就是说这个市场还有80%左右的份额是没有被信息化服务所覆盖。作为互联网基因比较重的一家公司,现阶段肯定是把注意力放在怎么扩张市场份额上,这是我们最重要的公司战略。

 

Q:您提到规模化是校宝在线的发展重点,但是一些公司虽然规模很大,比如ofo,但也已经进入到了寒冬期。您觉得是规模重要还是变现重要?

A:关于用资金换市场规模的问题,我觉得得分开看。放在校宝自身的公司规划来看,我们还是属于大的企业服务领域。企业服务领域有一个很大的特点,我们做的每一个产品,只要想,都是可以赚到钱的,因为我们是直接对企业进行服务的。虽然有一些免费产品,但是主要产品都是收费的。所以,我们并没有依赖大规模的资本或者资金输血,我们自己有非常强的造血能力。如果现阶段我们追求的是盈利,市占率、规模发展会受到制约,发展慢一些。这跟资金支持重一些的公司不太一样。

 

在规模和资金使用上怎么取舍,不同的公司有不同的战略。根据历史披露的数据来看,我们还是非常健康的,整体收入规模每年都在翻倍,我们并没有这方面的担心。

 

微信图片_20181203140333.jpg

 

Q:在互联网领域,一般遵循721的格局,头部公司能做到行业的70%。但您提到在行业里的市场份额占15%。作为头部企业,这个数字似乎并不大。

A:对于15%这个数字我有更深的感情。2015年年初,校宝服务的教育品牌只有3000个,到2016年初就做到了1万,到现在上升到6万。

 

一方面,我们服务的学校对于信息化,对于以SaaS为基础的管理系统接受程度在逐渐变高,说明市场的认知在改变。另外一方面,在细分领域我们的优势已经很大了,但和所有的友商加起来,我们只服务了国内差不多20%的学校,剩下80%的学校在哪儿?这也很好理解,就是那些还没有信息化的学校。今天的家长带着小孩去培训机构或者去学校上课,如果没有信息化的基础设施,没有通过信息化的手段加强沟通,没有实时的告诉家长小孩今天签到的情况和学费消耗的情况,他们也没有觉得有什么问题。但未来,一旦消费者有了这样的感知,会反向的推动机构更快的拥抱信息化。所以,不仅学校的意识需要改变,消费者的意识也需要改变。我对未来还是很期待的。

 

Q:怎么看待技术投入?校宝在技术方面有哪些核心的优势?    

A:我和联合创始人都算是技术背景出身,是2008年剑桥大学的博士同学。我们对于技术的看法是,技术是要舍得做长期投入。我们既容易高估一个技术在两到三年内对行业的影响,往往又会低估这个技术八到十年内对行业的影响。所以我们创业的第一天就成立了校宝研究院。我们愿意把资源投在长期的技术研究上,当时没有硬性的商业化的指标,有点像大公司的研究院。大的互联网公司的研究院其实是没有硬性的KPI的,比如对业务产生什么帮助,更多的是在研究上可以出什么成果。我们的研究院也是这样的。作为一家较小的互联网公司,我们研究院几乎每年都在海外知名的学术会议上或者学报上有学术论文发表。

 

回到公司技术优势角度,我们在底层上处理复杂数据的能力会比普通的公司略强一些。数据必须经过非常靠谱的分析、归类和应用,才能对供应链提供价值,过程中需要有很强的业务前瞻性。我们发布的那本书就是一个最好的证明。创业之初我们是没有想到那么远的,但是回过头来看,这让我们在对数据的处理能力上比其他的公司有了更强的优势。

    

Q:怎么看看待S2B模式?

A:之前跟投资人聊,说我们的模式就是SaaS+增值服务。数据能够有效的去驱动传统的供应链做一些创新,而跟教育相关的供应链是非常多的。从企业发展的角度来讲,不光是校宝,任何一个采用S2B的互联网公司,增值业务带来的收入的比重一定是大幅度超过SaaS收入的,这是必然。甚至到最后大家会明白SaaS是数据基础,增值服务是生态的空间。提供这样服务的公司,增值服务上获取的利益越大,意味着他会给供应链和实际服务的客户带来更大的价值。供应链一定是有规模才有价值的,因为有了规模,所以供应链的当价更低,客户才能享受到更好的收益。

   

Q:创业8年,有没有一些深刻的感悟?

A:我是2010年年底回国的,做了很多摸索。2011年教育也不火,回国跟第一家比较大的基金聊,他们的第一句话是,你们这么豪华的团队做教育干什么。教育受到资本市场的关注是到了2014年,2011年—2014年我们尝试了很多教育方向,逐渐的把方向确定为to B提供服务,过程中获得了很宝贵的经验。我一直特别喜欢一句话,没有人能代替你成长。你可以听大家分享很多经验,但是成长还得你自己来完成。所以我们在那段时间完成了在行业领域中的成长,整个核心团队一直非常坚定的在一起没有散。

 

-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