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明星校长」张云鹏:一家杭州街舞常春藤的重生

2019-01-07 16:48:25来源: 校宝在线

| 题记 |

 

“鹰是世界上寿命最长的鸟类,它一生的年龄可达70岁。要活那么长的寿命,它在40岁时必须做出困难却重要的决定——

 

鹰会用新长出的喙把爪子上老化的趾甲一根一根拔掉,鲜血一滴滴洒落。当新的趾甲长出来后,鹰便用新的趾甲把身上的羽毛一根一根拔掉。  

 

5个月以后,新的羽毛长出来了,鹰重新开始飞翔,重新再度过30年的岁月!”

 

——《鹰的重生》(又名《TCL追梦三十年》)

 

《鹰的重生》的寓言,是属于中国企业改革的故事,是一种创业中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果决。马达旋风舞蹈教室创始人张云鹏,就是这样的一种人,拥有这样精神的人。

 

1.jpg

 

作为一名浙大学霸,为了自己所钟爱的街舞,他选择了和其他学霸完全不同的人生。最惨的时候一个月只赚四五百元,学校改革时,理念不被支持,所有店长都离他而去。然而,一切都闯过来了,在张云鹏的带领下,学校实现了如鹰一般的重生,如今的马达旋风舞蹈教室,已经是杭州著名的街舞培训学校之一,是国家体育总局CSDA全国街舞执行委员会五星级授权执行机构,还多次受邀参加阿里巴巴年会的表演。如此风光的背后,张云鹏是如何做到的呢?

 

 梦的开端 

 

“张云鹏,老师回上海了,你自己多保重。”街舞授业恩师拖着行李在杭州火车站离别的背影,是潜藏在张云鹏记忆深处里难忘的一段过往。此时,他正式踏入街舞圈仅仅3年的时间,就面临着“西天取经”分行李的场景。

 

“当时(2001年至2004年),国内街舞的认知还很低,主要靠演出赚钱,收入非常微薄。之后,老师回到上海重新创业,开了一家演艺公司,不过已经和单纯的街舞教学很远了。”张云鹏说。

 

2001年,张云鹏还是浙江大学地质系的学生,从高中开始就迷恋街舞的张云鹏,面对老师和团队成员的离去,既有一种感伤,又有一种不甘心。

 

“是大家背离了街舞理想,还是我们被现实打败了?”张云鹏说,当时自己是特别的难过。

 

2.jpg

 

2004年,张云鹏从浙江大学毕业,不服输的他,再次把命运和街舞绑在了一起。

 

经人介绍,进入一家演艺机构,成为了一名真正的职业街舞舞者,开始了演艺走穴的生涯。可是这家机构经营不到一年,老板就转行去经营夜店,张云鹏的演出机会持续减少,工资挣得最少的一个月,只拿了四五百元。

 

树挪死,人挪活。

 

张云鹏主动辞去第一份工作,并有幸进入一家涉及街舞培训项目的公司。

 

“这是我第一次在街舞培训机构工作,心里还是非常兴奋的。2005年,当时杭州还没有什么这样学街舞的地方。第一批招生,我们就招到200多名学生。当时,互联网论坛刚刚兴起,这些学员几乎都是从论坛上报名来的。”张云鹏说。

 

结果,张云鹏没想到,这只是一时的热潮,后续续班率没有跟上,机构不怎么赚钱了。同时,因为上层管理人员突然携资金撤离,张云鹏在内的4名核心成员,被赶鸭子上架一般地成了这家被掏空了的机构的负责人。

 

 

 一场意外的创业 

 

“当初,我完全没有想到会成为一名管理者,这样的结局完全是被逼上梁山的,我心里还是放不下跳舞”张云鹏说,因为没有经营学校的经验,开始运营机构的模式还是以“舞团为核心”——街舞跳得好的或者有可塑性的新人才能加入舞团。在张云鹏的积极奔走下,那时候舞团活动最多的一个月能跑60场演出。

 

3.jpg

 

“当时,团队有20多名成员,平均每人每月至少需要接10几场演出。培训教学只是辅助不赚钱,最大的收入来源还是演出。”张云鹏说,机械式重复的表演,让自己身心疲惫,舞技也在重复的表演中,变成自己讨厌的样子。在机构内的老师及核心舞者,也因为外界高收入的诱惑离开了。

 

“当时,我们一月只能开3千到4千元的工资,而如果你就职夜店做街舞表演,保底收入能拿到6千到8千元。”张云鹏说,演出市场并不是自己真正想去的终点,街舞培训才能带来更好的未来,希望以此作为主业,其他合伙人却不同意。最终,因为观念的不合,这次意外的首次创业以散伙收场。

 

 放弃舞团思维做学校 

 

2009年,刚刚走出失败阴霾的张云鹏,决定重新搭建团队创业,这次他想透了,人生无外乎“舍得”二字。“以前,我完全没有搞清楚自己想做什么。现在我们的定位很明确,就是一家街舞工作室,主要是做教学服务、做街舞培训学校。在我看来,我的第一次创业是一种舞团思维,谁跳得好,谁跳得帅,谁紧跟潮流前沿,我就选谁,这跟学校的思维是不一样的。我觉得学校比较像是对学生的一种爱,就是他当下跳得好不好并不是放在第一位考虑的!我的使命仅仅是带着学生往前走一步,而不是让他必须跳得好到世界顶尖。因为舞蹈学习,教学只是一方面的因素,你爱不爱这个东西,愿不愿意练习,愿不愿意投入时间,都有很大的影响。我们包办不了你所有的人生,我们只是在做‘参与舞者成长’的事”张云鹏说。

 

4.jpg

 

从舞团思维到学校思维,价值观的明确,让刚刚创立不久的马达旋风,在成立的第二年就一次性招到了750名生员。然而,没有一步到位的改革。750名学员当中,在付费上了一次马达旋风的课程后,就有600多名学生,选择了不再留下继续上课,这又是怎么一会儿事呢?

 

 鹰的重生 

 

“我发现并不是老师的舞技有问题,而是教学服务没有做到位。当然,这跟舞蹈培训行业普遍坚持‘课时制’有关,这个制度特别不适合做长期的教育培训。”张云鹏说,舞蹈培训行业最大的问题,就是班级里面每天都有新的同学插班加入,怎么同步课程?犯难的是老师。比如,课程已经教到一半了,今天有一个新的同学来体验一下,你作为老师,你觉得应该教啥?新生肯定跟不上老生的进度;重复以前的课程,对老生来说很乏味、也不公平,很难服务好所有的学员。

 

“这样的体验度就会很不好,会把很多学员拒之门外。因此,我决定改成学期制,就跟在学校一样。这样每一个班级的同学,是同一天开始学习,同一天结束学习。这样至少从流程上,避免了学员因为学习时间早晚,导致舞蹈水平差距过大的问题。同一个班级的学员之间,心理距离就拉近了,大家会有一种同舟共济的感觉。因为是一个团队,老师在课程中也不仅仅关注舞跳得好的学员,这样教学服务的体验感就会变好。”张云鹏说。

 

5.jpg

 

不过,这一改革行为,很快就招来几乎所有马达旋风店长的反对。因为在各分店店长看来,学期制无疑是一种自残行为。因为“课时制”的好处是能在短期内快速招来学员,这关系到所有人的收入,特别是负责招生的老师。在他们看来,难道有人来报名上课,我要把对方拒之门外,说你下学期再来吗?当时,面对张云鹏疯狂的改革,所有马达旋风的店长用辞职表达了他们的抗议。在张云鹏改革推行的第一周,正如这些店长所预料的那样,第一时间马达旋风的学员数量就出现了下跌。

 

“我和我的合伙人从未怀疑过这个决定,最后的结论也证明了我当初的判断,在半年左右的时间,学员数量就实现了翻倍,很快在第二年,我们的学员就几乎是当初的3倍,营业额也实现了3倍增长。”张云鹏说。

 

 互联网思维和街舞的缘分 

 

因为服务好所营造的口碑效应,学校经营也芝麻开花节节高,生源数已经到了每期600人的规模。在张云鹏看来,他经营学校的打法,更加像互联网的打法。因为街舞在国内最早的传播,就是从互联网论坛、视频网站开始的。因此,相比于其它机构的校长,张云鹏也更加相信互联网。

 
 

6.jpg

 

“我们做销售,但是我们更关注产品本身。一个好的产品,本身就自带流量。”张云鹏说,他不太关注招新,而是把90%的精力放在续班上。因为在他看来,没有纯粹的新生,新生都是老生转介绍来的。只要把教学服务和质量做上去了,就会形成口碑。不仅老生会续班,还会转介绍新生过来。

 

目前,马达旋风在少儿、青少年的续班率都在90%以上。即便是成人学员的续班率,也在60%至70%左右。“这已经远高于同行业平均水平30%了,是很不错的成绩。”张云鹏说自己非常重视数据,他认为数据是一个机构决策者,能够精准运营的关键,这也是他最终选择使用校宝系统的原因。

 

“我是在2016年开始试用校宝系统的,2017年又升级到了专业版。因为感觉开始的通用版,已经不能满足我现在的业务需求。升级到专业版后,感觉不仅仅是对学校内部管理的提升,同时我也能从系统的一些功能中,观察到其它机构是如何办学校的。为什么他们会需要这个功能,而我之前一直没有使用该功能。”张云鹏说,一个好的产品往往能看出背后是一个好的团队。校宝系统更新迭代迅速,自己因为身在杭州,也常常会来校宝在线杭州总部交流学习。

 

 

返回新闻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