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校宝在线CEO张以弛:S2B模式将重塑教育行业生态

2019-05-09 14:09:10来源: 小白不菜

这几天,校长罗昊非常想找校宝在线董事长兼CEO张以弛好好聊聊,他觉得自己那家基于技术打造课件的编程教育公司特别应该拿到校宝在线的投资——就在上周,张以弛刚刚宣布该公司联合万融资本推出了一个5000万的教育产业早期投资基金,试图扶持一些很不错的教育类初创公司。

 

罗昊此前就是校宝在线的老用户,作为一个校长,他一直通过校宝在线的平台来智能筛选空闲老师安排工作;系统会自动进行工资绩效的全局自动计算;还能随时看课消和流水,提醒他学校的收支库存,自动生成各种报表来解决他的管理难题;甚至,在招生的季节里,他还可以通过“校宝秀”的简单操作在5分钟里制作出精彩的招生广告;并通过“校宝收银宝”来让家长付费,这个聚合支付工具让他的费率成本能够低到2.5‰。

 

更让罗昊离不开的是“校宝家”,这个产品能够让家长和老师在线零成本互动不说,还能让家长一键分享朋友圈——这有效地提升了课程的转介绍和续费率!他手下的老师基本上也不判作业,学生使用的在线作业系统可以通过校宝在线的1Course人工智能平台自动判好,教师只要专注于如何教好学生即可。

 

像罗昊这样使用校宝在线的教育界品牌目前有7万多,包括教育培训机构、全日制学校,这些学校的各种数据每天都在校宝在线“流动”,光年经办的流水就高达400亿,覆盖教育从业者100万人,这也就是为什么张以弛能够从他们之间挖掘出自己想投的公司。

 

但是罗昊多半不是张以弛的目标,因为张以弛这个“校宝万融教育产业早期投资基金”更希望参与的是那些供应链相关公司,因为张以弛要做的是平台,这个基金要投出来的,应该是一个S2B的大生态——他是阿里曾鸣教授“S2b2c”智能商业理论的忠实信徒。

 

SaaS两步走

 

校宝在线的基础系统服务已经日臻完善,但如果你只把校宝在线当做一个系统服务提供商,那就大错特错:它自己的定位是“供应链管理服务者”、“一站式服务平台”!

 

“我们要做教育上下游的供应链服务,信息化服务只是一个入口。”张以弛说:“所以此前多年我们主要是在做SaaS,要将信息化铺到学校里,把小B集结到平台上来。”

 

是的,信息化是第一步,校宝在线为培训机构和K12全日制学校提供业务管理系统(招生、教务、财务、家校沟通等),帮助他们做好“业务数据化”,提升管理效率和体验。

 

1.jpg

全维度提供教育信息化解决方案

 

必须承认,校宝在线选择了一个好行业,体量巨大且客户极度零散,而且基本都是“预付费”,因此现金流极好,生存周期较长。

 

但他们也有自己的刚需,他们对供应链的议价能力很弱——这正是校宝在线作为一个平台的机会:校宝在线可以通过“规模”和“大数据”的优势,改造供应链(产品、价格、质量),来帮助这些小B以更低的成本为C(学生和家长)提供更优质的服务。

 

而校宝在线的第二步,就是通过利用沉淀的用户和运营画像推出面向小B的增值服务。

 

这正是校宝在线目前正在重点布局的阶段,他们必须利用规模和技术的优势,在金融(移动收单、保险)、营销招生、内容分发等领域,与优质的供应商一起共创新型产品和服务,为广大的B端赋能。

 

在这里校宝在线要充当一个核心的角色,连接着更多的第三方机构,通过整合各方能力来为小B提供金融、招生、内容等服务。

 

所以,以上的所有步骤,其实都是校宝在线的必经之路,而其核心业务逻辑,就是要改造供应链。

 

改造供应链

 

曾鸣教授在几年前就曾经前瞻性地描绘过智能商业时代的核心逻辑是“S2b2c”,是S对小B的赋能价值和小B对C的深度服务。然而无论美团、大搜车还是其他这个模式的平台,一个最基本的条件,都是要能拿下绝对高的市场份额,来改造基础信息设施。

 

身为“湖畔大学”学员的张以弛对曾鸣教授这一理论深以为然。他亦认为,一个平台应该通过规模和数据的优势去改造供应链,让供应链能够更好地赋能B,让B为C更好地服务。而改造供应链是否成功的标志是:第一,这个供应链提供的服务是不是更好。第二,这个供应链的成本是不是更低。

 

2.jpg

校宝在线董事长兼CEO张以弛

 

校宝在线试图将这一理念发挥到极致。

 

例如培训机构想为学员办理学费分期时,一般会与第三方分期机构合作。但是第三方分期机构知名度不高、客户信任感不足,同时办理流程还很复杂,弊端很多。而校宝通过与蚂蚁金服的“花呗分期”直连后,凭借花呗这一国民应用的普及度,真正为客户办理快速便捷的分期服务;同时还为机构定制了临时提额、分期贴息等功能,成为机构促成订单、提高客单价的重要营销工具。

 

更有意思的案例是保险。

 

在校宝在线的安心保推出之前,学校和机构们能买到的保险产品是公众责任险。但这个产品并不“公平”:有的学生来的多,有的则来的少,但保费都一样。

 

其实,在保险公司看来这两种学生的出险概率是不一样的:来得多的那个人肯定容易出险。而从学校的角度来看,这两个人带来的收益也是不一样的,来得多的那个人带来的课时费也多。保险公司当然更愿意为来得多的那个人多付保费——换句话说,目前来得多的学生为来得少的学生多付了保费。

 

而这种情况,任何一家培训机构或者学校都是不可能去跟保险公司“商量”的——但是校宝在线就可以!

 

“我们跟人保、平安‘商量’,推出了针对教育行业的校宝安心保。实际上这产品到目前还有更好的空间可以改进,我们也看到了更多的机会,未来这种‘商量’也会持续,产品会不断地被改造,匹配教育行业的需求。”张以弛透露,保险是一个持续迭代的过程,校宝在线未来一定会给这个市场提供更好的保险。他希望最终可以通过学校、机构里真正的学生上课数据来给老师计算保费。

 

这样的尝试还有更多的可能。比如理财。教育行业的业务基本都是预付费——但没有任何一家机构会把预付款都用掉,肯定有一部分钱存起来做理财,以及留作未来几个月老师的工资。

 

然而目前这些小培训机构的理财产品大多和普通用户一样,买余额宝,或者通过余利宝购置货币基金。虽然货币基金可以随时赎回,但并不十分适合教育行业,因为他们大多只在每月固定时间发工资。

 

“未来,校宝在线可以打通供应链,为教育行业提供更高收益的理财产品,不仅给中小机构带来了更多收入,还给金融机构也创造了价值。”张以弛指出,保险和理财都是跟上游公司打通一起策划的。但是打通有前提条件:一定是数据跟数据之间的打通,基于数据、基于互联网。

 

当然,校宝在线之所以能够有这样的“地位”,归根结底,还是因为他们成了这个行业里的头部,掌握了更多的数据,掌握了更多的需求,掌握了更多的话语权。

  

一个头部的诞生

 

很幸运,张以弛和他的团队从校宝在线成立第一天起,就选择了做服务所有教育公司的平台。

 

3.jpg

校在线九年发展关键时间点

 

校宝在线从教育培训机构开始切入,并在两年前进入了全日制学校,包括民办学校和公办学校。与此同时,校宝在推动教育“业务数据化”的基础上,逐步向“数据业务化”迈进,完成从单一的SaaS服务提供商向DaaS服务平台的转型。

 

截止2019年3月,校宝已经服务超7万个教育品牌,帮助16万个校区实现信息化,年经办流水突破400亿元,超过1万个教育机构享受到校宝带来的普惠金融服务,还有1500多家教育机构通过校宝安心保给学生、给老师、给机构带来保障。

 

张以弛透露:“我们的市占率超过15%,基本上是所有竞品加起来的一倍还多。可能很多竞品更愿意做定制化的生意,而校宝在线则一直是按平台化思路来做这个事。”

 

而他亦认为,如果把过去9年称作校宝赋能行业1.0,那本次校宝万融基金的推出,可以视作该公司的赋能也迈入了2.0时代!

 

因为过去校宝只是通过技术手段打破教育组织的信息孤岛,而这一次,校宝在线是通过资本、资源、技术的强强联动,打通教育产业,试图孵化出更多能创造更新服务场景的生态链公司。

返回新闻列表